两性故事

给男人发我想你了不回,同_揉捏舔抽插

作者:admin 2020-03-27 12:05:47 我要评论



    刘志波是副会长当中最后到的,进来后发现前来开会的有二十多人,其中陈亮以及财务部的执事方菲红,都在有意无意往王伦那儿瞥。

    就连赵燕,在几秒钟内也往王伦的方向看了一眼。

    再加上李宏一直在盯着王伦的方向,似乎开会这件事,和王伦有关?

    “召集这么多人过来,是要商谈什么大事吧,王副会长可以啊,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烧的够旺的啊。”

    依旧是让人觉得欠扁的话。刘志波似乎改不了阴阳怪气说话的毛病了,而且有点处处和王伦作对的意思。

    只不过这一次不用王伦怼刘志波,就有人这么做了。

    “刘副会长,你严肃点,有正事要说!”

    牛尚明表情郑重,对刘志波的做法提出了意见。

    刘志波这才闭嘴,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坐下去后,刘志波倒是没有再挑衅王伦的意思,连抬头张望都没有。

    王伦没理会此人。现在虽然不知道刘志波是忠是奸,但至少这人在他这儿的印象不咋地。

    晚于刘志波到达的中层自然一个没有。事实上中层人员是最先到达的,所以刘志波落座后,够资格来开会的人员,就都已经到了。

    很多人发现,长形会议桌上面,并没有摆上任何茶水和点心。

    再加上牛尚明严肃的脸色,和空气中诡异的气氛,只怕这次会议是倾向于严肃处理某人的会议了。

    “门关上。”

    牛尚明吩咐道,声音果然严厉。

    守在外面的两个人,立即将大门徐徐合拢。

    牛尚明的眼神如同鹰眼一样在环顾四周,见所有人都凝神静气,突然出声道:“李宏!你站起来!”

    几乎所有的人,都为之一惊!

    会长这是在朝李宏发难!要拿李宏开刀!

    一时间,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李宏身上。

    “会长,还请你明示,我做错什么了,我对商会可是忠心……”

    李宏当即站了起来,但一脸的委屈。

    “用不着装了!”牛尚明直接吼了一句。

    李宏变了脸色。来到会议室后,他就发现陈亮心虚不敢面对他,而王伦和赵燕的目光都落在了他身上,他猜测要坏事,心中忐忑。

    现在牛尚明翻脸,连他的伪装都给拆掉了!

    呲啦。

    椅子从地板上快速滑行的声音出现。牛尚明施法,将李宏的椅子挪到了会议桌旁边的墙壁下。

    那儿本来是空的,此刻多出了一张椅子,如果椅子上再有人坐下,那这人就很像是在接受众人讯问的犯人了。

    “坐上去!”

    牛尚明冷冷盯着李宏。

    李宏仍然带着几分侥幸,认为事情可能没到最糟糕的时候,所以没有选择从商会突围,尽量冷静地坐到了那张椅子上。

    “陈亮!”

    牛尚明的一声断喝,像是平地起雷。

    陈亮一激灵,直接站起来,众人看过去,发现陈亮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说吧。”牛尚明当着众人说道,“这么多人作证,你说的话会被留音石记录下来,你好自为之!”

    “是。”陈亮深呼吸一口气,面向李宏站着,无视李宏充满威慑的目光,开口了。

    “……诸位,我要说的就是这些,多谢赵副会长和王副会长宽宏大量,给了我这一次主动坦白的机会。”

    事情讲述完,陈亮站着没动,听着桌子前众人的议论声,但这些已经和他无关了。

    “诬陷!”

    “这是陈亮在诬陷我!”

    李宏站起来,脸红脖子粗,声嘶力竭地吼着,脖子上的青筋都凸了出来。

    似乎,这一刻李宏被泼了脏水,受到了天大的冤枉。

    “闭嘴!”

    “你现在是嫌疑人,我有权限制你的行动!”

    牛尚明一声怒吼之后,直接施法。

    以他的修为,李宏根本没时间突围,甚至连法力都还没有激发出来,就被牛尚明祭出的一根软索法宝束缚住,软索上面有法力流转,足以捆绑住李宏,让李宏即使动用法力也没法挣脱。

    眼见李宏受到了犯人被锁拿的待遇,众人意识到,李宏肯定是出事了,商会掌握了李宏中饱私囊的直接证据。

    果然。

    牛尚明看向了财务部的执事方菲红



    “方执事,你将配合王副会长调查的采购记录,公布一下。”

    方菲红哪里想得到事情会发展得这么快,都还有些不适应,脑子宕机了几秒钟后才开口。

    “那个,牛会长,发现的证据还在财务部,我能先去取回来吗?”

    牛尚明自然批准了。

    方菲红离开后,会议室内陷入了寂静之中。

    先前还有不少人在讨论,现在大家都知道既然牛会长动了真格,李宏肯定是贪墨了商会的钱财,证据确凿了。

    李宏自己,在暗中催动法力,想要扯断软索法宝,脱困而出。但一番使劲,法力到达身体表面却像遇到了一层无形的膜,无法激发出去。

    那根软索法宝,在释放特殊的法力能量,在他身体表面形成了封堵,他双臂双腿都被捆住,也就脑袋能够转动。

    “牛会长,您被陈亮骗了!”

    “我对商会的忠心,可表日月,真的是一片丹心啊!”

    “我绝对没有做对不起商会的事,陈亮是在诬陷我,请您放开我,我愿意和陈亮当面对质!”

    见挣脱不开,李宏开始了哀求,话语中透着的全是委屈,似乎真的是被人冤枉了。

    可没人理睬他。包括和李宏关系较好的几个中层,乃至一同负责布阵生意这一块的副会长吴正,都没有出声。

    李宏快要绝望。

    见无人理睬自己,李宏不再出声。

    牛尚明的神识一直监控着李宏,不让李宏有脱身的机会。

    “王伦王副会长!求求你,放我一马吧。”

    王伦本来背对着李宏坐着,此刻突然听到了李宏在传音,没任何表示。

    李

    宏只能是继续传音。尽管会上面,说话的人是牛尚明和赵燕,但他清楚是王伦发现了问题,以及是王伦逼着陈亮在供出自己,所以自己要想无事,只需要王伦一句话,比如,王伦表示一切都是陈亮在搞鬼,自己就没有责任了。

    尽管知道王伦帮忙的可能性很小,可现在王伦是唯一能救自己的人,李宏顾不上其他,就像溺水者,想拼命抓住水面上的一根稻草,希望这根稻草能让自己浮在水面上一样。

    “王副会长,求您救我一命吧,让我付出什么代价都行!”

    李宏继续传音,但话才说完,自己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原本传音入密之后,声音只会传到王伦的耳朵中,他自己不需要发出声音,并且其他人也听不到他说的话,可现在他分明听到自己说话的声音在会议室里响着,甚至还有回声,声音显然很大!

    猛然间反应过来,李宏才知道自己被王伦整了一把。王伦竟然施展法术手段,将他传音说的话,直接“外放”了出来!

    看到几乎所有人都朝自己看过来,眼神和表情都带着嘲弄,李宏此刻也忍不住脸红。太丢脸了,自己低声下气向王伦求饶,居然被所有人知道了!

    王伦教训完了李宏,出声道:“大家伙都听到了,是李宏找我求情,我可没答应。”

    众人看向李宏的目光,戏谑之意更多了。

    找王伦求情?李宏这真是走投无路了,病急乱投医了。

    这时候方菲红终于带着一堆资料回来了,于是众人的目光落到了方执事身上。

    “诸位,布阵生意这一块所需要的布阵材料,主要就是晶柱,晶盘,阵旗,法钎,篆刀这五种,因为每一座法阵都要用到这几种基本材料,采购的比例应该很稳定才对,但是……”

    方菲红不需要王伦讲解了,毕竟问题暴露后,会发现其实查出问题的方法很简单。

    她边说,边用玉简激发出光幕,施法在光幕上写下一串串数字。

    按照王伦的那个办法,她仔细讲解,让即使是只简单接触过商会生意的人都能听懂。更何况在座的人都是商会中至少担任中层的人,完全能够听明白。

    到方菲红说完了,没有人站出来表示反对。

    因为方菲红给出的证据,根本就无从反驳。

    负责布阵生意这一块的吴正忍不住站起来,冲着李宏说道:“李副会长,你是百密而有一疏啊。”

    李宏没出声,仍然在想着挣脱软索法宝脱困而出的办法。

    “方执事,辛苦了。”

    牛尚明等方菲红收好玉简,环顾四周说道,“结合陈亮的供词,还有方执事拿出来的直接证据,确定李宏故意多报晶柱采购数量,陈亮则负责通过,多出来的晶柱在使用中会被李宏故意损耗掉,供应商墨家因此在每一单晶柱采购生意中,都能多卖出几根晶柱,赚取的利润的一部分则被李宏和陈亮分走。”

    “我认为这已经是事实,不容李宏和陈亮狡辩,诸位觉得呢?”

    见没人表示反对,牛尚明沉声道:“好,现在进行表决,认定李宏有罪、勾结供应商吃里扒外,进行中饱私囊的商会成员请举手。”

    “慢着。”

    李宏突然出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给男人发我想你了不回,同_揉捏舔抽插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

  •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男士射精女士视频...

  • 把女朋友摸的发软,好多水吸用力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