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人从小到老的生长图,男生操美女胸动态图

作者:admin 2020-03-27 12:05:45 我要评论

    正当程海燕兀自消沉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却异常响亮地响起。

    接起来,却没有想到竟然是她的老公打来的,那个男人,那个常年在外的工作奔波的男人,那个不懂得风花雪月情为何物的男人,那个多年来的熟悉而又陌生的爱人,此时正兴奋地告诉她,他终于可以休假了,能回来在家里待上一个月。

    老公在电话里不断问孩子的情况,问她的工作累不累

    这个只知道每月把生活费寄回来的爱人啊,自己从来没有想过他是否寂寞,自己寂寞是因为心里想着别人,而他也会寂寞吗?寂寞时他念叨的会是自己的名字吗?

    程海燕眼里涌上一层泪,也不知道是为谁而流的泪,她只是喃喃地说:“回来就好,正好,我也希望你回来”

    下午下班后,莫小丫接到了郎彦斌的电话,说菜已经点好了,他正无聊地站在酒店的窗子前观察车流呢。

    莫小丫坐在办公室,等大家都走差不多了,她过来敲李清流的门,听到那个“请进”的声音后,推门进去,见李清流还在电脑前鼓捣着什么。

    “走吧,主任,郎彦斌同学已经等着急了”

    “好,你先走,我随后就到,那个地方近,我几步就到了。”

    莫小丫默默出来,郎彦斌又给她打了个电话,说李清流的夫人薛姐和儿子泽泽已经到了。

    莫小丫自己直接向酒店走去,反正路不远,坐车也就一站左右的地,况且今晚的主角还没有到,她也就不着急。

    有时候,走在人群中,想想心事,看看那如潮的人流,也是莫小丫的一种习惯。

    快到酒店时,她突然听到身边有个人拍了自己一下,急回头,居然是李清流一脸阳光的笑容。

    “莫小丫同学,你在发什么呆?走了这么久,怎么才走到这儿?”

    “蜗牛的速度,才能衬托出你这只兔子的极速,所以,我的速度刚刚好。”

    真是怪了,自从知道他将不再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时,跟他说话居然有了一丝随意,你瞧,连这样的玩笑,都能出自她莫小丫的口,可见,莫小丫有时候,还是健谈幽默的一个人。

    不过,话又说回来,真是好可怕,原来,自视清郎的莫小丫,也是很在意他那顶官帽的,他的官帽将不存在了,她说话就随意起来了,完全成生活里平等的两个普通朋友了。

    一路说笑着,莫小丫和李清流一起走进了酒店,上了二楼,二楼大厅里也是一张一张宴客的桌子,而他们早订的是包间,所以,穿过二楼的走廊,被迎宾小姐带进了预定的包间。

    他们却一点没有察觉到,在他们的身后,有两道目光一直追随他们进了包间才收回。

    原来成本部的赵雪梅,今天也在这里被一个分包单位请吃饭,这会儿,她刚从包间出来去了趟洗手间,出来时,刚好看到李清流和莫小丫有说有笑地走过。

    原来赵雪梅手头有一个项目尾工后没有来得及办理清楚的分包结算,今天对方请她吃饭,她就把自己的男朋友也叫来,刚才在吃饭过程中,人家塞给了她一个信封。

    她这是借上洗手间的机会,悄悄拿出来看了一下,除了一千元的现金外,还有一张五百元的商场购物卷。

    赵雪梅在机关,一直没有这种机会,进了别的施工单位的一些同学,总说到如何被分包商请吃饭,而在甲方单位的同学就更牛,说过年过节,都有客户送的好处等等。

    听的多了,赵雪梅开始有些艳羡起来,却苦于一直没有机会,直到今年,才陆续处理一些分包结算,由于这些大多数都是完工项目遗留下的结算。

    一开始,赵雪梅很严格,有时候根本连解释都不给对方,这样的次数多了,这些人都学乖了,开始心领神会地有些表示了,比如,请吃饭,送个购物卡、送点礼品、送点小钱什么的。

    赵雪梅的手慢慢开始松了起来,不但该给的要给,那些没有依据的,也要提醒对方去完善补充资料,她就可以放心放水了。另外,还有许多可给可不给工作内容和可紧可松的项目,都放松了。

    话说,一个预算员的笔头可真是能顶上一辆工程车的效益,遇到业务不精的,单位活虽然干了,却在报预算时要么丢了,要么错报。

    很多分包单位是很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先从最小,也是最直接的这个环节开始重视,比如今天,请赵雪梅吃饭的这个分包商,就明着给赵雪梅说了,除了工程量能适当放松一点外,还请赵雪梅以专业人士的目光帮他们诊断一下,看能不能还有别的找钱项目,说如果能找到这样的要钱项目,其他的都由他们去谈,不会为难赵雪梅。

    这次人家给她的表示算是最多的一次,她一个小毛毛兵,看到这金额这购物卡,心咚咚跳了几下,随即就坦然了,她早听人说,搞分包结算的,和财务划款的,吃个分包商的饭,接受点小表示,根本就不算什么。

    靠,怕什么,天下乌鸦一般黑,她一个小小结算员都给塞这么多,那些当领导的不定是多少呢。难怪有个同学说,你不要,领导就多要点,等于是领导在剥削你的利益

    只是今天,却差点被主任李清流碰上了。

    要知道,基本上所有找到机关来要钱的分包商,李清流都是认识的。

    一个总包方的结算员,跟分包方一起吃饭,不让人联想都很难。

    所幸的是,今天自己没有被李清流抓到把柄,倒让自己抓到了他们的小辫子。

    怪不得,莫小丫被领导这么器重。原来都到了一起进酒店的程度

    以为是个多正直的人,都是虚伪的大尾巴狼。

    赵雪梅看着李清流和莫小丫有说有笑地进了包间门,她也匆匆返回自己吃饭的包间,推说有急事回去,所以携男朋友匆匆离去。

    而让莫小丫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这顿给主任李清流送行的饭,居然成了自己成为小三的有力的绯色证明。

    当晚,莫、郎两人请李清流一家三口吃饭时,赵雪梅已经打电话把这个最新发现告诉了王雅琴。

    原来如此,想想那天她抢白自己的那堆话,王雅琴一阵冷哼,可是,恨在心里,嫉妒也在心里,却都无法摆到明面上来说。

    但看看那莫小丫那天的反应,即便是含沙射影的话,她也不敢随便就在她面前说了。

    虽说明面上不能说,不等于她暗地里也不能说,生来就有一种人,她最喜欢传播飞短流长,遇到这类消息,仿佛整个人就会兴奋起来,要她守着现成的秘密不说,那真会比憋死还难受。

    不幸得很,王雅琴就是这种人,活该莫小丫倒霉了。

    所以,第二天上班后,她忍呀憋呀,总算熬到了中午吃饭时,她在餐桌上,一边啃着一个鸡大腿,一边看似随意地说:“程姐,赵雪梅说昨天下班后,从悦宾酒店经过时,看到莫小丫跟李主任进了那个酒店,程姐,昨晚上是不是有什么应酬呀?”

    这传播小道消息也算是一种本领呢,首先,要有很强的演戏天分,比如明明是刻意要告诉大家,可却还要装做无意中说到的样子;其次,要有很强的心理素质,比如,要不怕当事人的对证,其实流言传播的范围广了,早都是无法考证出处了,她明白得很;第三嘛,看到“敌人”被别人议论嘲笑,那感觉是非常之解气,非常之爽哦。

    王雅琴原本是个没有脑子的二百五,不过,这次之所以采用这种“含蓄”的方式传播,主要还是有两个顾忌,一是这其中当事人之一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二是那天莫小丫不但说话硬气,就连那眼神也好像要打架一般。

    但要让她憋在心里不说,那可比杀了她还难受。

&nbs

p;   绯色新闻哦,哈哈,大快朵颐呀,莫小丫你就等着被人戳脊梁吧。

    “哦?”程海燕听了这话,不由得看向赵雪梅。

    赵雪梅见问,笑了笑说:“我昨天下班后,在附近商店买了包卫生巾才耽搁了一下,坐车回去时,从车窗里看到李主任和莫小丫进了酒店,我也以为昨晚有应酬呢,又想,领导不通知,我们也无法参与,看来李主任现在对莫小丫真是很器重。”

    “是吗?那你们也天天加班,这样领导也能看到眼里。”程海燕开玩笑说。

    但她心里却在想,昨天他说有安排,竟是为了跟莫小丫在一起?难道他要走的事情也提前告诉了莫小丫?他们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纯洁的上下级关系,还是职场知己?

    职场知己?

    程海燕心里一阵苦笑:那不是自己原来向往的状态吗?

    只是昨天听说李清流要回他的家乡工作,她的心已经有些冷了,现在听了这话,想,自己何必要搅到这些小年轻的队伍里去?

    如果以后自己当了成本部的副主任,工作还得依靠大家的支持,那莫小丫做事能力现在可比这两个人强多了。

    想到那天王雅琴和莫小丫言语上的冲突,再想想李清流说推荐自己当副主任的事情,在这个节骨眼上,可不能在内部再闹出什么影响不好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她打个哈哈说:“快吃吧,饭还堵不上你们的嘴,快点吃完了,中午帮我团购一个小书包吧,我女儿原来那个书包,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说什么也不愿意背了”

    赵雪梅和王雅琴两人听了这话,不觉有些遗憾:看来,程海燕对这事反应不大,难道她就没有什么想法?难道她就不能说点什么?

    赵雪梅不甘心地又添了一把火:“李主任现在好像对莫小丫很器重呀,不但带着她一起去办事,这昨晚上又一起去酒店,她不会是李主任的亲戚吧?要不怎么会这么偏心?”

    “哼,亲戚?亲戚有什么不能说的,这么久了怎么没有听他们说起过是啥亲戚?我看那莫小丫真是有心计的人,没准哪天又成总经理的亲戚了,我看,这位领导的亲戚吧,其实就是一只孔雀女”

    看吧,不说透了别人理解不了那种迂回的说法哦。

    “我已吃完先走了,你们两个就在这慢慢吃吧。”程海燕一看这两个人揪住这个话题越说越不像样了,她看了一下四周,幸亏临近的几张桌子上还没有坐人。她程海燕无心参与这个话题,这个话题对她来讲,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所以,她抽身离去。

    “程姐真是,有一天被人取代了,还帮着替人唱赞歌呢,她真能沉得住气。”

    “谁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

    程海燕回到办公室,看莫小丫正坐在电脑前,指尖清脆而有节凑地敲击键盘的声音,正肆意地流泻在这午后的宁静中。

    “小丫,昨晚上你还在加班吗?”鬼使神差般,程海燕也弄不清自己怎么了,居然就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算是求证吗?她听到了自己的这句问话,心里吃惊地问自己。

    “没有啊,怎么了?”

    “哦,总经理昨天晚上打电话问个数据,数字我记不确切,记得今天给总经理给那个汇总表时,多打印了一份放在我的桌子,本想打电话让你帮着看一下,我估计你可能又在办公室,电话还没有打,总经理又说不用查了,他找到了,咳,领导事儿多,东西放眼皮子底下也想不起来,习惯性地向干活的人要,好像干活的人,脑袋里随时预备着他们需要的数字”

    也许因为心虚,她忍不住竟然又编了这篇借口,附带地埋怨了几句领导的不是。

    “哦,昨晚上我还真没有在办公室,因为一个朋友要走了,我和我男朋友提前给这个朋友送个行,所以下班后我就离开办公室了。”

    给朋友送行?

    李清流,是她昨晚要送行的朋友?

    程海燕一时有些失神。

    忽然门外传来一个小男孩的声音:“妈妈,莫阿姨是不是在这个办公室呀?我要找莫阿姨玩----”

    莫小丫听到这个小男子汉的童音,她立刻走到门外:“李明泽,阿姨在这里。”

    “阿姨,我还想玩昨天在你手机上玩过的那个游戏,阿姨你的手机呢?可不可以让再我玩一会儿,就一会儿。”

    “没问题呀,不过你要经过你妈妈的批准才行,要不,你妈妈会怪阿姨把泽泽的眼睛看坏了呀。”

    “不会,妈妈说你是她妹妹,她不会怪你的,是吧,妈妈?”

    这时,薛雁已经从李清流办公室出来,她笑着看莫小丫蹲在地上和泽泽说话,莫小丫把手机递给泽泽说:“这样吧,我替你向你妈妈批准5分钟的时间,计时开始----”

    薛雁笑着说:“这下安稳了,看来昨晚没有过瘾,心里还一直惦记着呢。”

    看泽泽入迷地玩上了手机里面的游戏,她这才对薛雁说:“薛姐,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是帮着收拾东西吗?”

    “没有,今天带泽泽去医院打疫苗,路过这里,想想也好长时间没有来过了,泽泽也吵着要到爸爸的办公室玩,就顺便带上来了。以为你吃饭去了呢?所以没有进来找你。”

    这三个人说话的声音也吸引了程海燕,因为她的座位就靠近门口,所以这三个人的对话她听得清清楚楚。

    因为认识薛雁,程海燕也走了出来。

    “是薛雁呀,好久不见了,今天怎么过来了?孩子今天没有去幼儿园?”她明明已经听到了她们的对话,可也只能这么问。

    薛雁又把对莫小丫说的话重复了一遍,然后,随意地问了句:“最近很忙吧?这段时间泽泽他爸总是加班,这阵又被总经理叫走了,午饭都还没吃。”

    “是有些忙,项目多,事情杂,当领导的比较操心,所以李主任肯定要忙些了,我们这些当兵的吧,就可以适当轻松一下,对了,你们认识?”

    说着,程海燕用眼睛示意了一下莫小丫。

    薛雁深知在机关工作,每个人的背景后台总是一个敏感的问题,也是大家暗暗权衡的砝码,她知道李清流要走了,就有意帮莫小丫,说:“莫小丫是我的表妹,以后程工多照顾提点着些她。”

    原来如此,这个假想敌,却原来是他妻子的表妹。

    很可笑,自己的行为,不是吗?

    看来,自己没有看错那个人,可惜,在公司多年的好声誉却在离开前毁在了这个“表妹”身上。

    “薛雁,李主任要调走了,你怎么办?是不是也要调走?”程海燕问。

    “是的,他都回去了,我还呆这里干什么?我已经在那边的一个中学投简历了,暑假过去面试,应该没有问题。”

    “回头,我们给李主任送行,你一定要领孩子过来。”

    “不必客气了,我来了,你们可能玩不尽兴”

    午饭时分的办公大楼里一片静悄悄,这一幅和谐的聊天图并没有让赵雪梅和王雅琴看到,等到下午的时候,关于莫小丫和李清流一起去酒店的事情,已经在好几个科室转了一圈。

    当这个新闻刚开始在公司流传时,接着又听说李清流要调走的事情,大家更是把这两个新闻一起炒,只有当事人李清流和莫小丫不清楚这个绯色传闻。

    李清流正式调离的消息得到证实后,果然每天的请客不断,主要是其他科室的同事,也有本部门的送行,当然最后一次是总经理小范围的送行。

    混了这么久,并不是每个调离的人,都能得到如此的待遇。这些或真或假的话别惜别之意就不再细说了。

    且说,主任李清流正是离开后,林志强和程海燕的任职文件也下来了,他们两人分别走马上任,也算是心满意足。

    从李清流那里,林志强知道他对莫小丫评价极郎,但是,他刚回到公司,和大家熟络感情的过程中,就听闻了关于李清流和莫小丫有一腿的传言。

    林志强有些诧异李清流的变化,他跟着李清流出过无数次差,也遇到过请吃请玩的节目,李清流无论在哪种场合,都能巧妙地做到洁身自好。

    最有意思的是,有一次请驻现场的甲方人员吃饭喝酒,最后人家又要求去唱歌跳舞,再后来又要去搞点别的娱乐项目,李清流到了预定的目的地后,竟然醉倒在车上,怎么也弄不醒了,大家只好把他留在车上,回来时,他仍然在醉酒乡里梦着周公。

    可是只有林志强心里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情。

    林志强心里惊讶归惊讶,但同时无形之中也对莫小丫有了一些先入为主的成见。

    可是他刚任职成本部的主任,就接到了一个酒店和写字楼项目的投标任务,从购买标书踏勘现场到开标,只有20天的时间,总经理表示除了成本部的人,缺的人手可以从项目上抽调。

    而项目上,经营预算人员流失严重,除了主管经营的科长,也都是一些毕业没多久的学生,愿意把这里当成初出校门的练兵场,业务能力根本就谈不上,而有能力的人,又是项目经理所不愿放走的,这也让林志强很郁闷。

    反正项目经理不买上级职能部门的账,也是很平常的事,借调项目上的人,非得总经理出面才能调成。

    新上任的林志强全权负责这个项目的投标工作,心里也很有压力,他出身技术,对预算算是半路出家,投标不同于结算,这里面也含有很多技巧和经验在里面。

    他跟程海燕商量这个事情,程海燕明白,他们两个人现在正是树立威信的时候,如果弄砸了,不光是林志强的形象大打折扣。

    所以,她给林志强建议,莫小丫使用软件算量比较快,可以把结构钢筋和混凝土工程量计算交给莫小丫。

    程海燕知道现在大家背地里议论莫小丫和李清流的关系,她心里明镜似的,明白这些话肯定出自赵雪梅的版本,流言这种东西,向来就是越传播越玄。

    只是这些明白都在心里,碰到别人在她面前求证时,她只是笑笑,既不参与议论,也不去澄清这件事情,总之,她也不想因此得罪赵雪梅和王雅琴。

    反正,李清流已经离开了,这些流言对他来讲屁也不是,她犯不着搅到这种无聊中去,更不想做一个清理这些垃圾留言的清道夫。

    只是对于莫小丫,随着李清流的离职,随着以后自己工作的需要,她慢慢开始改变着对她的态度,说心里话,从干工作角度来讲,她宁愿要莫小丫,也不想要赵雪梅和王雅琴,手下没有得力的人,她这个副主任的日子也不好过。

    但莫小丫那种冷傲的态度,又是她不喜欢的。

    莫小丫本也有了辞职的念头,但面对这个投标项目,她想起李清流原来说过的,参与大项目,对业务提升很快,所有又暂时留了下来。

    <!-- csy:26169182:103:2019-11-29 05:44:49 -->
相关文章
  • 人从小到老的生长图,男生操美女胸动态图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

  •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男士射精女士视频...

  • 把女朋友摸的发软,好多水吸用力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