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学校游泳泳裤掉了被看到jb,20部男生必看的大尺度香港电影

作者:admin 2020-03-27 12:05:42 我要评论

    明媚的阳光照在硕大的玫瑰园里,姹紫嫣红的花朵看上去争奇斗艳,妖娆妩媚。

    普拉托盯着一朵玫瑰正在出神,他这么看着眼前这朵花已经有些时候了,因为女大公殿下要哄两个孩子睡午觉,所以他只能在这里干等着。

    一阵悉悉索索的群裾摆动声传来,普拉托赶紧转过身,看到在随从女官陪伴下的索菲娅从走廊的一个出口沿着台阶走来,他立刻快走几步上前迎过去。

    “殿下我这次给您送来了一批布加勒斯特宫廷里需要的商品,其中有很多都是即便在罗马那边也被视为最奢华的珍宝,另外就是您让我从那不勒斯为您置办的那些东西,”看到索菲娅眼前一亮的样子,普拉托又赶紧趁势说“还有些关于罗马克忒亚公国的消息。”

    索菲娅有些急躁的点点头,她显然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在草草的挥挥手让普拉托免了那些繁文缛节之后,她就急不可待的接过商人递过来的清单,只是看着上面那密密麻麻的条目和数字,女大公的脸色渐渐不好看起来。

    “殿下是否需要我给您念一遍?”普拉托小心翼翼的问,看到女大公从清单上沿露出来的那双杀人般的眼神儿,商人立刻识趣儿的缩了缩脖子。

    普拉托现在有点害怕索菲娅,这多少和他之前干的蠢事儿有关。

    当初亚历山大离开瓦拉几亚不久,有商人从蒙蒂纳带来了一封巴伦娣的信,不过因为亚历山大已经离开,所以这封信阴错阳差的落在了索菲娅的手里。

    虽然很想知道信里究竟写了什么,但是索菲娅还没有蠢到让旁人为自己读这封信,所以她一直苦苦的忍耐着好奇心,直到普拉托到来之后,才让这个商人为自己念上一念。

    这多少有些难为普拉托了,因为信里除了准公爵夫人对公爵的想念之情外,有些内容实在不足为外人所道,所以普拉托机灵的决定稍微改变一下打开方式。

    在他想来,女大公不识字这件事多少在这个时候是件好事,而且这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麻烦。

    只是他还是低估了索菲娅的好奇和谨慎,当听到普拉托把信念得结结巴巴断断续续之后,索菲娅的疑心就越来越重了,所以她干脆亲自把一些词句抄写在不同的纸上给别人看。

    结果可想而知,商人就彻底悲剧了。

    被索菲娅命令人吊在木桩上足足挂了小半天儿的普拉托在很长时间里都成了布加勒斯特宫廷里的笑柄,而且从此之后他真的有些怕了这位不但脾气暴躁,而且有向着喜怒无常发展的女大公。

    索菲娅示意旁边的女侍官给自己念一遍那清单上的内容,听着上面的数字,她原本皱巴巴的脸色慢慢舒展开了。

    “20门火炮,50门轻角炮,还有300支波西米亚骑火枪。”女侍官念着上面的内容,时不时的看一眼站在前面一脸得意的商人“还有特意为您的卫队准备的骑兵胸甲,殿下就是这些了。”

    索菲娅用一种严肃的眼神看着普拉托,然后郑重其事的点点头,只是原本要说什么她忽然向着花园远处招着手,普拉托不由扭过头跟着看去,见到女大公的“养父”慢悠悠的走来,普拉托不由暗暗皱了皱眉。

    和普拉托不是很喜欢纳山一样,纳山也同样对这个狡猾的商人没什么好感,看到女侍官手里的清单,纳山嘟囔了一声:“哦,又来骗吃骗喝了。”

    “我的货可都是货真价实,”普拉托不满的说“而且这可都是紧俏品,就是罗曼忒西亚军队有些都还没有装备上,更何况他们现在正有麻烦。”

    普拉托的话让索菲娅一下站了起来,她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普拉托,似乎在要他继续说下去。

    “您还不知道吧,法国人正在找公爵的麻烦,”普拉托赶紧报告着“法王路易十二的军队正在进攻罗马忒西亚公国,听说包括皇帝和威尼斯人在内很多国家已经与公爵联合起来,但是法国人实在太强大了,而且公爵现在似乎也不在国内,这可真是有些糟糕。”

    索菲娅愣愣的听着,她歪头看看父亲似乎想要知道普拉托说的是不是真的。看到纳山无所谓的耸耸肩膀,索菲娅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亲爱的,我不是不想告诉你,不过你知道现在你的麻烦可是不小,那个赫尔瓦现在正在瓦拉几亚边界纠缠不清,波斯尼亚人随时可能和你打一仗,”纳山原本以为这样解释就能过关,可是看到女儿依旧沉沉的脸色,他只能继续无奈的说“这的确是那些贵族们让我这样说的,不过你知道这也是为了你好。”

    索菲娅做出了一个愤怒的表情,她的样子看上去有些可爱,可是身边的人却多少有些畏惧,他们知道女大公的脾气很不好,更重要的是她有着旁人没有的大胆和近乎莽撞的决心,往往当别人认为应该谨慎小心时她却已经用突然的方式把事情彻底解决。

    这看上去似乎十分鲁莽,但是很显然,在战争刚刚结束,到处都还是一片混乱,而原本维持着秩序的贵族体系不久前才经历了一场血腥浩劫的瓦拉几亚,女大公暴躁的方式却很巧妙的在这个时

候起到了旁人没有想到的作用。

    索菲娅来回走动着,她忽然站住,用手抓住一株玫瑰花用力扭下来,然后用手把漂亮的花瓣儿抓的粉碎。

    不能出声的确给索菲娅带来了不少麻烦,但是这却并不妨碍她表示某种决心,看到女儿那恼火的样子,纳山知道索菲娅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

    突然索菲娅开始向着女侍官不住的比划,在终于得到答案之后,她向普拉托招招手示意他跟着自己向廷臣们办公的地方走去。

    女大公的突然驾临让正在开会的一群大臣颇为意外,他们纷纷站起来鞠躬,同时用目光打量着跟在后面的普拉托。

    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人是罗马忒希尔公爵的喉舌,或者说是公爵的私人外交官,所以当他出现的时候没有人会无视他的存在。

    索菲娅不能开口说话,不过她现在已经有一些其他的办法来和她的大臣们沟通,她熟练的拿起笔,在一张纸上写下了波斯尼亚和波西米亚这两个词,然后紧盯的那些显然刚才在不停争吵的大臣们。

    “是的殿下,我们正在为这件事情展开辩论,”一个瓦拉几亚大臣站起来小心的说“虽然还没有证据,但是可以肯定波斯尼亚人显然得到了拉迪斯拉斯国王的支持,我们甚至发现有些波西米人已经加入了波斯尼亚军队,而且据我们所知波西米亚国王似乎有再次收复整个匈牙利的企图。”

    索菲娅好像有些吃惊的看着她的大臣们,她知道那个赫尔瓦一直不那么安分,而她之前虽然也听说了波西米亚国王拉迪斯拉斯二世似乎想要从马克西米安手里夺回被皇帝控制的匈牙利西部地区,但那时候她觉得这和她无关,可是现在索菲娅却不这么想了。

    几乎只是稍微琢磨了一下索菲娅就下定了决心,她用她特有的那种略显暴躁的动作在写有波西米亚字样的那张纸上狠狠捶了一下,然后在大臣们胆战心惊的注视下伸手在自己的脖子上做了个割喉的手势。

    瓦拉几亚人立刻纷纷露出了兴奋的神情,而那些希腊贵族却都不禁面显忧虑,他们暗暗的向站在一旁的博德佩德看去,想让这位希腊贵族的代表开口劝阻女大公。

    博德佩德略微沉吟了一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女大公有了丝畏惧,那不是因为她的身份而是因为她的性格和手段,即便博德佩德相信之前索菲娅所做的那一切其实并没有所谓的深思熟虑或是什么提前计划好的阴谋,但正是她那肆意妄为的破坏却让她很快打破了瓦拉几亚贵族对宫廷的垄断。

    以至如今的瓦拉几亚实际上出现了一种虽然贵族们依旧权势很大,却往往因为不知道索菲娅什么时候会把怒火降临在谁的身上而人人自危的局面。

    而伴随着这种局面的,是索菲娅组建的新军。

    这是一支人数不是很多,但是训练有素武器精良的军队,这些由希腊和归索菲娅直领的特兰西瓦尼亚人组成的军队成为了瓦拉几亚军队的精锐,他们如今正拱卫着布加勒斯特,同时按照亚历山大的建议,瓦拉几亚的其他军队也正逐渐开始接受新的改编和训练。

    这让博德佩德有时候不得不想,这位看起来莽莽撞撞的女大公是不是真的如她外表那样是个除了不良于言,而且还是个大字不识几个粗枝大叶的女孩儿。

    “殿下,奥斯曼人最近和摩尔多瓦的斯特凡频繁来往,而且我们也不敢保证鲁瓦?是否会再次出现,如果我们这个时候再干预匈牙利的战争,可能对我们会很不利。”

    博德佩德小心地向索菲娅解释着当前的局势,他不知道女大公是不是真的了解她如今的处境,而且普拉托的出现也让他很介意,他不知道这个商人又对女大公殿下说了些什么,不过显然已经成功的激怒了希腊公主。

    而让包括博德佩德在内的希腊贵族们更加担忧的是,女大公的这个决定显然很符合瓦拉几亚贵族们的想法,而之前他们正在为是该把重点放在对付波斯尼亚还是希腊半岛的奥斯曼人身上争论不休。

    这对双方来说可不止是选择敌人的问题,更多的是趁机争夺布加勒斯特宫廷主导权,不论结果如何,获得胜利的一方势必可以在宫廷里占据上风。

    可是现在索菲娅已经做出了决定。

    我要向匈牙利宣战!

    虽然没有从嘴里说出这句话,但是索菲娅的举动已经告诉了所有人她的想法,这让博德佩德对普拉托的看法更加不好。

    他不明白为什么女大公会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想着也许知道原因后能够试图改变索菲娅的想法,博德佩德就向着刚刚跟在后面慢吞吞走进来的纳山看了一眼。

    只是纳山投过来的眼神让博德佩德很快意识到,或许这次很难说服固执的女大公了。

    1501年夏天的欧洲大陆注定是不太平的,即便因为奥斯曼帝国内部突然出现的乱象暂时没有受到威胁,但是在巴尔干半岛这个被后世称为火药桶的欧洲要隘,依旧弥漫着浓重的战争阴云。

    从初夏的时候开始,北波斯尼亚与波西米亚之间的勾勾搭搭引起了瓦拉几亚的警惕,而在之前双方就已经频繁出现的摩擦更是让两国之间剑拔弩张。

    而就在这个时候,瓦拉几亚女大公索菲娅·亚莉珊德拉·巴罗奥列突然决定出兵匈牙利的举动更是令这一地区的紧张气氛愈加浓烈。

    6月底,一支瓦拉几亚军队首先从穆列什平原方向向匈牙利推进,这支队伍虽然兵力不多,但是却很快引起了匈牙利人的警惕。

    只是即便如此,匈牙利人还是小心翼翼的只是加强了警戒,同时他们把这个消息派人送往布拉格的宫廷。

    虽然让瓦拉几亚贵族们一片欢呼,但对于索菲娅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很多人始终感到疑惑不解,而当大臣们明白了女大公的真正用意时,他们却又不知道该究竟如何评价这个决定了。

    索菲娅出兵匈牙利的目的其实只有一个,就是不想让马克西米安皇帝因为拉迪斯拉斯二世试图统一匈牙利而抽调兵力,以至耽误对法国人的战争。

    当得知这个理由的时候,瓦拉几亚的大臣们都不禁纷纷沉默,他们不知道是该为女大公的睿智欢呼,还是为他们拥有这样一位莽撞的不合常理的君主哀叹。

    很显然索菲娅出兵的时机相当微妙,或者说即便是历史上那些被视为雄才大略的君主们也未必能够抓住如此巧妙的时机加入到一场争夺领土资源与王冠的战争之中。

    但是索菲娅的理由却是如此让人无奈,特别是看着她把用从那不勒斯花大价钱购买的武器装备起来的瓦拉几亚新军毫不吝啬的投入这场战争之中,那些开始还欢欣雀跃的巴拉迪亚贵族们又不禁开始担心了起来。

    果然,7月初,波西米亚国王拉迪斯拉斯二世宣布收回由皇帝马克西米安占领的匈牙利西部地区。

    如果亚历山大听到这个消息,他会想起来这将是拉迪斯拉斯二世在位期间发动的一系列战争中最后,也是令他名声扫地的一场战争。

    亚历山大并不知道索菲娅为了他所做的一切,如果他知道,他只会劝索菲娅再稍微忍耐一下,那样或许效果更好。

    正是因为拉迪斯拉斯二世试图重新统一整个匈牙利,马克西米安皇帝对于法国人入侵意大利举动的反应多少受到了影响,他不得不在向意大利派出军队的同时考虑如何阻止拉迪斯拉斯二世的野心,这显然影响了他出兵意大利的行动。

    不过出于对法国人的警惕,维也纳宫廷还是竭尽全力派出了所能调动的所有军队加入了反法联盟。

    现在奥军不但已经包围了米兰,而且已经越过帕尔马,和已经进入罗马忒西亚东部的威尼斯与费拉拉军队一起,向着蒙蒂纳方向进军。

    派往比萨的使者还没有回来,但夏尔仑已经等不了了。

    他之前的不安现在已经变成了现实,当听说奥军越过帕尔马时,夏尔仑意识到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其实这种迹象之前已经出现,蒙蒂纳守军主动的反击变得频繁了,他们的火炮几乎是不要钱的向着法军阵地不停的轰击,这种破坏和杀伤虽然有限,可夏尔仑却意识到这不是个好兆头。

    果然,没有等到比萨方面鲍威肯的回信,夏尔仑却接到了威尼斯与费拉拉联军终于到达了蒙蒂纳近郊的坏消息。

    夏尔仑不再犹豫,他下达了撤军的命令。

    “各位,这会是趟很糟糕的行军,我不知道我们接下来要走多远,或者下一站要在哪里停下,但是我知道如果留在这里就是死路一条。所以开始行军之后我要你们不要停下来,我们只有尽早摆脱敌人的追击才会安全,现在你们是为自己战斗了。”

    夏尔仑的话让军官们面面相觑,他们不明白这位传奇般的将军为什么如此悲观,可是看着夏尔仑严肃的神情,他们也知道形势大概真的很严峻了。

    “大人,我们要和普罗斯旺伯爵一起撤退吗?”一个军官追问了句“您知道如果我们扔下伯爵,这会是很严厉的罪行,所以……”

    “骑士这不需要你来担心,”夏尔仑摆摆手阻止了那个军官接下来的话“我只需要你把国王的军队安全的带走,至于罪责我会承担的。”

    夏尔仑的话让军官们更加不安了,他们知道即便是最愚蠢的将领,也只有局势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时才会做出这种扔下友军于不顾的怯懦决定。

    而夏尔仑现在却这么干了,这让他们有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把带不走的东西全都毁掉!”有人已经开始向身边的手下下达命令。

    “不,”夏尔仑出声阻止“把那些东西都留下,特别是贵重而又不好搬走的辎重都不要破坏,这可以让我们的敌人忙活一阵,好了现在都去做自己的事情吧,希望我们能在威尼斯人出现之前离开这里。”

    听到命令的军官们立刻纷纷行动起来,原本已经听到风声变得人心惶惶的军营里霎时一片忙乱。

    “罗马忒西亚,这里就是我一生的终点了吧。”

    夏尔仑慢慢坐了下来,抬头看一眼头顶上的太阳,又向比萨的方向望了望,夏尔仑略显失望的暗叹一声。

    虽然在宫廷里是你死我活的政敌,但夏尔仑并不认为鲍威肯是个意气用事的人,特别是在战场上鲍威肯更是个精明的将领。

    但是现在鲍威肯却迟迟没有回音,这让夏尔仑意识到也许鲍威肯已经遇到了更大的麻烦。

    对于最终是否自己单独撤退夏尔仑还抱着最后的奢望,他希望能和鲍威肯会合以便增加自保的实力,因为以现在法军已经被零星分割为不同部分的兵力看来,正在以佛罗伦萨为中心逐渐实行向心攻击的联军,大有将法军各个击破并最终全军歼灭的气势。

    可是迟迟没有消息的鲍威肯让夏尔仑想到或许比萨方面真的出了岔子,只是现在他已经完全顾不上普罗斯旺伯爵了。

    鲍威肯的确遇到了麻烦,之前一直死守比萨城的联军突然在这几天开始变得活跃起来,他们先是通过码头把部队沿着海岸投放到了法军背后,在袭击了几只法军落单的部队之后,又一举摧毁了鲍威肯设立在阿尔诺河南岸的一处重要的补给营地。

    当法军闻讯赶来时,联军立刻撤退,但是很快另一支联军再次登岸,然后他们在阿尔诺河南岸开始沿着河岸破坏桥梁。

    比萨人异乎寻常的举动引起了鲍威肯的警惕,只是一时间他还不知道敌人究竟想干什么。

    直到7月15日的凌晨,一直被封死的比萨城的几处城门突然打开,一支由塔兰托,比萨和加泰罗尼亚人组成的部队从里面涌了出来。

    同时从阿尔诺河的入海口逆流而上的船队把联军源源不断的送上了比萨城郊外的平原。

    这是一支样子彪悍如同野蛮人般的加泰罗尼亚雇佣兵,和正面那支展开队形与法军交战的部队不同,这支部队登岸之后立刻疯狂的开始向着法军阵地没头没脑的冲来。

    在被包围了近一个月之后,比萨人开始反击了。

    鲍威肯没有想到敌人会突然一反常态的反击,更让他吃惊的是很显然敌人的兵力要比他想象的多得多,特别是那些加泰罗尼亚人的加入,让鲍威肯似乎看到了斐迪南的影子。

    他当然不知道这其实只是贸易联盟雄厚财力的产物。

    一个远在伊比利亚半岛的富裕商人用大笔的黄金雇佣了这些以彪悍勇猛着称的加泰罗尼亚人,然后把他们源源不断的运往意大利半岛。

    黄金可以雇到强悍的佣兵,但是真正坚持着比萨防御的还是以尼古拉·马切尼指挥的比萨团为主的城防军。

    不停的战斗,拉锯般的攻防,不可避免出现的大量伤亡,以及炎热季节和恶劣的环境已经逐渐消耗掉了法军的锐气。

    现在,疲惫和厌战情绪已经渐渐笼罩了法军。

    “这个时候展开反击是最恰当的,公爵夫人会为此而感激您,而以您的女儿,尊贵的埃斯特莱丝女大公开辟的比萨支系可以成为未来的亚历山大王朝中举足轻重的一支。”

    这是巴尔维多拉牧师在说服卢克雷齐娅时私下里对她说,这个暗示当中究竟有多少含义已经并不重要,但是卢克雷齐娅在和以马切尼为首的所有城防军的军官们苦苦讨论了一夜后,最终做出了反击的决定。

    至于比萨军团的任务却并非是消灭当面之敌,而是尽量拖延这股法军的行动。

    夏尔仑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出现了,他与鲍威肯之间的联系,被完全切断了。
相关文章
  • 学校游泳泳裤掉了被看到jb,20部男生必看的大尺度香港电影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

  •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男士射精女士视频...

  • 把女朋友摸的发软,好多水吸用力啊好...